落秋小说网 > 慕林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疑心

第三百一十八章 疑心

落秋小说网 www.luoqiuxsw.com,最快更新慕林最新章节!

????谢慕林回到谢老太太身边的时候,也不跟她争论谢映容有多么的狡猾可恶,就只是拿谢映慧送来的书信,跟她闲聊,还告诉她:“大姐姐在信里其实说了很多京里的八卦传闻,只是娘觉得那些闲话不好随处乱传,所以不跟您说罢了。”

????谢老太太正想知道京城里都发生了什么事,便问:“都是些什么闲话?说来给我解解闷?”

????“您想听我讲故事解闷的话,就先把早饭吃了吧?吃完之后歇一歇,再喝药。”谢慕林从珍珠手里接过放有一碗江米粥和两碟子新鲜清蒸瓜菜的托盘,放到谢老太太床边的小几上。

????谢老太太嫌弃地撇了那清粥小菜几眼,想起杜逢春的医嘱,终究还是把这顿清淡的早饭给吃了。

????珍珠欢欢喜喜地把杯盘撤了下去,还对谢慕林说:“蒋妈妈的伤也不知道怎样了,她醒来后可说了自己到底是怎么伤成这样的?大小姐可有在信里提过?”

????谢慕林给了珍珠一个赞许的眼神,这个捧哏捧得好:“大姐姐说,蒋妈妈的伤已经好了很多,人也可以下地了。但她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受伤的,只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砸到了后脑。她有些疑心是三妹妹指使人做的,因为她出二门之前,刚刚从大姐姐的院子出来,知道三妹妹对老太太说了谎,正想去向老太太告状呢。不过她没有证据,旁人又在她受伤的地方发现了半块破墙瓦,觉得她应该是被破瓦砸到了。这事儿说不清楚,不过大姐姐还是怀疑三妹妹多些。”

????她看了门外一眼:“我娘是不会把这些话告诉旁人的。她说我们自家姐妹有矛盾,自家解决就算了,叫外人知道就是出丑了。”

????珍珠干笑了一下,偷偷看谢老太太的神色。谢老太太面上有些不以为然:“阿蒋就是多疑,三丫头能对我说什么谎?她那么胆小,哪里还敢打人呢?”

????“我也是这么想的。”谢慕林笑道,“三妹妹打蒋妈妈做什么?她只是把人打晕,又不是把人打死了,想要灭口也灭不成呀?等蒋妈妈醒过来,还是会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诉老太太您的。到时候再加上她打人的罪行,岂不是罪加一等?三妹妹就这么有把握,老太太您不会惩罚她?她又不是神仙,还能掐指一算,算到您很快就要出京回到湖阴,跟她隔着几百里远。等到蒋妈妈醒过来能告状时,您已经不在京里了。”

????谢老太太的表情顿了一顿,随即轻蔑地一笑:“三丫头要是有这本事,咱们家还能落到如今这个境地?”

????谢慕林笑笑,道:“所以呀,蒋妈妈也就是自己疑神疑鬼罢了,根本没有证据。反正三妹妹也不在家住,顶多就是金姨娘那边跟她吵几句。不过大姐姐去卞家接三妹妹,三妹妹不肯回,大姐姐改叫金姨娘去照顾她,金姨娘也不肯去,还装起了病。原本金萱堂在蒋妈妈受伤、何妈妈与珍珠姐姐离开后,就是金姨娘管事的。蒋妈妈趁着她装病,又把掌院大权给拿回来了,一点儿都没吃亏。娘今儿过来给您请安,把您的行李给捎过来了,就是蒋妈妈亲自收拾的呢。”

????谢老太太哼哼几声,撇了撇嘴。她不在家,她的院子,自然该由她的人来管着。金锦算哪根葱?不过是借住的罢了,一个贱妾还有脸管起老太太的院子了?谁给她的脸?!

????她漫不经心地说:“金锦就是没规矩,慧姐儿叫她去照看三丫头,她听话就是了,有什么好闹的?”谢映容受了重伤,不得不托庇于卞家,身边连个可信的亲人都没有,怪可怜的。金锦既然疼女儿,就该去卞家帮忙,装什么病?!

????谢慕林说:“说来也奇怪,三妹妹当日受的伤不轻,消息传回家里,金姨娘应该很担心才是。结果这前后大半个月过去了,她一次都没去过卞家看望,连大姐姐都去过两回呢。看她那样子,也不象是不关心女儿,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宁可装病也不去。后来还是她的丫头香桃,私底下告诉大姐,说金姨娘是怕卞家人看到她,就想起三妹妹是她生的,出身不够尊贵,就算原本有心要给三妹妹说门好亲事,也会打消了主意。”

????谢老太太挑了挑眉头:“好亲事?卞家那样的破落户,能给三丫头说什么亲事?别笑掉人家大牙了!”她还真的嗤笑了一番,说了许多看不起卞家的话。她与卞老太太来往过几个月,还与慧圆街的住户结交,心里自然清楚他家的底细。卞家也就是老一辈出过官罢了,如今的当家人还是个举人,考了不知多少年,都是落榜的结果,将来能有什么出息?他家也没有年龄适合的儿子,想娶媳妇还不知要等多少年呢!

????谢慕林却跟她说:“卞老太太的女儿嫁给了宁国侯的嫡长子,如今生有一个十几岁的外孙,名叫程笃,听说很受宁国侯的喜爱,生得好又前途光明。三妹妹其实就是在打这个人的主意。她这么想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当初咱们家还在北门桥住着的时候,不是听说了王家遭遇大火的消息吗?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当时划船去看火灾现场,在那儿遇见江家兄弟和程笃。三妹妹那时就盯着程笃看了半天,眼睛都不带眨的。哥哥们叫她走了,她还舍不得挪脚呢。后来我们兄妹几个听说三妹妹陪老太太住在承恩寺后街时,跟程笃的外家交好,心里就明白她在想什么了。”

????说到这里,谢慕林就重重地叹了口气:“三妹妹这是糊涂了。宁国侯看重程笃这个嫡长孙,是有心要为他说一门好亲事,给他提供助力,省得宁国侯夫人与宁国侯世子仗着曹家的势打压长房一脉的。三妹妹的家世出身能拿得出手吗?宁国侯怎么可能会答应?虽然现在听说宁国侯夫人对她另眼相看,好象真有意要把她说给程笃似的,但她要是真的嫁给了程笃,就等于是断了程笃的青云路,人家还不知道怎么恨她呢。她一心盼着卞家人能替她说好话,拼命讨好人家,却不知道卞家人也盼着程笃好,再喜欢她,也没有为她牺牲亲外孙的道理。”

????谢老太太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神色变幻不定。她想起了在承恩寺后街时的经历,当时谢映容确实是一直刻意与卞家交好来着。明明卞家那胖丫头无才无貌,人也蠢笨不堪,也不知道谢映容到底看上她什么了,非要与她交好,还总是在她受了卞家老太婆的气后,拼命劝她与对方和好……

????倘若当时谢映容就打着要嫁给人家外孙的主意,那一切就解释得通了……

????那谢映容住进卞家,请求卞家姻亲宁国侯府的庇护……到底是真有那个必要,还是为了谋算这门亲事,才故意为之呢?